为什么说深圳餐饮最能代表中国餐饮业的未来?

  为什么帝都餐饮是梦想驱动型,擅长讲故事、讲情怀?

  为什么长三角餐饮是体验驱动型,拼场景设计、拼性价比?

  为什么深圳餐饮是公司化驱动型,盛产平效传奇、品类传奇?

  为什么西南餐饮擅加盟?餐饮湘军后劲惊人?

  看一个商业现象,先看一方水土;看一家企业,先看老板出身。

  深圳刚刚过完37岁生日。

  翻看过往,这片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上,从来就不乏传奇。深圳的餐饮业也是。

  先说最近的——

  8月15日,松哥油焖大虾获得天图资本近亿元的A轮融资;

  8月3日,开业一年仅有3家店的大弗兰获得百福控投千万投资;

  再往前,奈雪、好色派、喜茶、乐凯撒

  都知道资本是产业的风向标,而资本对深圳餐饮似乎特别“偏爱”。

  2015年5月,乐凯撒比萨成为深圳首家获得资本投资的餐饮企业。当时,红杉资本投资6000万,乐凯撒18家门店估值就达6亿。

  一年后,这一纪录被刷新,茶饮界现象级品牌喜茶获亿元投资。

  过去不到2年时间里,至少有8家深圳餐企书写资本传奇。就在写这篇文章时,内参君得到消息,又有两家深圳餐企和资本已签下“投资意向书”。这样的融资速度和融资金额,放在全国,都令人望尘莫及。

  也许你会说:在热钱满溢的地方,融资有什么了不起?

  那么接着看。

  比起获得动辄上亿的融资,更有价值的是,这些餐企还引领了诸多行业风气之先。

  比如乐凯撒,榴莲披萨开创者的定位,已成为餐饮业品类细分、突出重围的经典案例;

  比如喜茶,重新定义了中国茶饮,行业里第一个在水吧流程中引入SOP;

  比如美奈小馆,带动了越南菜这个小品类的大发展,在此之前该品类在全国没有一家成型且知名的连锁品牌;

  比如义泰昌,在外卖行业中可谓“背道而驰”,用手工炒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高销量,成为全行业研究的对象

  还有一些没有走资本化路线,但同样做成现象级的。

  比如云味馆,短短两年打造出华南米线品类冠军,市场占有率高达60%-70%,体量是第二名和第三名加起来的3倍多,以高翻台率和高平效著称。

  为什么这些都发生在深圳?

  记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:研究一个现象,先看一方水土;研究一家企业,先看老板出身。

  改革开放以来,深圳通过引进资本、技术、人才、先进的管理技术,创造了深圳奇迹。而深圳的餐饮业,对这些生产要素也格外重视,因此有了独特的特区基因。

  1、看人才:那些牛逼的深圳餐饮老板,8个有6个IT出身

  和内地大量餐饮老板曾是厨师不同,深圳餐饮人更多是公司人出身。  特别是2008年以来,一大批IT和零售人才进入,为深圳餐饮业带来了质的变化。

  在上述8家获得投资的餐企老板中,80后是绝对的主力,共同标签是“高知”、“学霸”,其中有6位老板都是  “跨界”而来——

  乐凯撒陈宁是高学历、IT男华丽转身的样本,他的团队阵容之强大,也堪称餐饮业“超高配”;  

  “松哥油焖大虾”掌门人徐松,也曾经是华为IT男;

  好色派沙拉肖国勋,具有零售工作经历,在宝洁两年,又转战房地产,后成立生鲜电商公司,之后才做了好色派沙拉。

  在8家企业中,为数不多的“门里”出身老板,也具有较高的专业度和国际视野  。

  美奈小馆创始人郭斌,有十多年西餐专业经验。他把越南菜引入西餐做法,以“法式环境+越南菜品”的卖点吸引了诸多城市白领。顾客中外国人、香港人和海归人群有很多,甚至有客人专门从香港到深圳品尝。

  并且,这种现象不只是上述8家餐企的个案,在深圳整个餐饮业中,都具有普遍性。

云味馆米线哥,同样出身IT行业。他的创始团队三人,也都来自于IT业。

  跨界的头脑,让他们从一开始做餐饮起,就具有公司化思维,而不单单是传统餐饮人的“产品经理”思维  。

  2、看管理:专业度高,用极致的产品和先进的管理竞争

  众所周知,华为的核心文化是质量文化,“要做就做到极致”。

  在管理上,华为管理的要领是工作模板化。任正非先生在《华为的冬天》一文中提到:什么叫做规范化?就是把所有的标准工作做成标准的模板,就按模板来做。一个新员工,看懂模板,就会按模板来做。

  近水楼台先得月。深圳餐饮似乎都得了真传。

  在茶饮行业,喜茶是第一家在水吧流程中引入SOP的。之前包括星巴克、CoCo,都是一个服务员把一杯饮品做好。但喜茶把一杯茶饮的出品流程拆成流水线,根据不同需求进行合并或拆分。所以,在喜茶的水吧有很多操作员,他们不是拿着一杯茶东奔西走,而是在一个固定的范围重复一个固定的操作。

  高度的规范化管理带来高专业度,高专业度带来高效率。江湖因此传说,喜茶的平效是餐饮业目前最高的。

  “松哥油焖大虾”,也采取了严格的全流程规范化。每一只虾都是大妈们手工刷洗,再一只只剪头剪尾,28道工序,焖制25分钟,出锅后再次挑选,不合格的直接报废。

  与某些只会“讲故事”的餐企不同,务实基因让上述深圳餐企无一不是在产品上死磕,练就扎实的基本功,以及强大的店面盈利能力  。

  乐凯撒陈宁曾经这样总结做餐饮的心得:“好产品,才是营销的魂,餐饮业的产品是整个的用餐体验,是QSCV的全面提升,是价值感,是超值。”

  3、看思维:重视新技术,重视供应链

  企业的文化是老板的文化。

  这些由IT和零售公司“跨界”过来的老板,带给深圳餐饮业不同的思维。他们强调数据分析、重视客户分析、供应链。

  陈宁创业之初,不是从热爱出发,而是从国际餐饮趋势中分析商业机会。他研究了世界餐饮趋势,发现做比萨上市的公司有11家。从这个大趋势里,他找到了方向,这才有了乐凯撒比萨。

  好色派沙拉在深圳和广州,只有5家线下体验店,主要通过微信做线上配送服务,覆盖广深大部分核心区域。线下推出性感食物研究所(试吃会)和性感公开课,和300多家健身馆达成战略合作。不到2年时间,好色派沙拉聚集了“华南地区最多的马甲线用户”,拥有数十万性感吃货。

  除此之外,深圳餐饮业对供应链的应用也非常深入。

  大弗兰虽然只有3家店,却已经在完善供应链体系。他们经过多番考察,选择了与品牌需求最契合,卫生标准、产品生产、三温配送都优质的第三方进行合作。不仅如此,未来还将实现从上游种植到下游出品全环节都可信息化的追溯。

  4、看打法:不循老路,善于创新

  深圳餐饮的第四个基因,是创新力  。

  创新在很多人看来很难,似乎只有无中生有才叫创新。但是深圳餐饮人眼中,创新是自然而然的事,已经被拆解成产品创新、品类创新、组织创新等方方面面。

  曾经有一个东北老板到深圳,一脸迷惑地问,“你们为什么把水果放到茶里?”当时,深圳老板竟不知如何解释。

  在其他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,在深圳自然就发生了。

  乐凯撒制造出世界上第一款榴莲比萨是创新;  美奈小馆用西餐改造越南菜是创新;喜茶开创了芝士茶是创新;奈雪的茶把欧包和茶饮结合,也是创新

  甚至有人总结这种创新基因时说:“深圳餐饮人多不屑加盟,要做就做自创品牌!”

  除了产品和品牌的创新,深圳餐饮还引入了工业企业的先进理念来加速内部组织创新。

  云味馆就把组织结构从传统金字塔模式,调整为“无疆界管理模式”,以项目组负责制提高运营效率。而这些制度的设立,源于米线哥迟焕涛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关于企业分配制度见解的推崇。

  在中国餐饮业,一直有两种路线:一是开餐馆,一是做公司。

  个体户思维VS公司化思维,两种路线,代表两种不同打法。

  深圳餐饮的最大特征,就是具有“公司的力量”——

  1、老板思路开阔,团队素质高,具有国际视野;

  2、专业的产品精神和规范的公司管理;

  3、乐于拥抱新技术;

  4、孜孜不倦的创新。

  因此,说深圳餐饮代表中国餐饮的未来方向,并不夸张。

  正如乐凯撒陈宁所说,餐饮业的底层密码已经改变:“餐饮企业不再只是美食公司,还应该是品牌公司、科技公司、供应链公司和设计公司的总和。”

  中国餐饮的未来,难道不就是这样?

  本文来源:红餐网,特此感谢!